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击长空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--向一切来访的朋友问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(小说)秋莲(四)  

2012-01-08 12:18:07|  分类: 文学创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7

甄有财的父亲甄永魁年轻时是当地有名的土匪头子,在家中排行老四,人称甄四爷。他踢寡妇门,挖绝户坟,打家劫舍,无恶不作,臭名昭著。有一天,他带领着他那一帮土匪弟兄做了一宗大“买卖”——打劫了一个辞官还乡的“官爷”。

这位官爷姓孙,叫孙仕远。北方人,在南方做官。他就是孙福的父亲,一个爱财如命,贪得无厌的赃官。在官位上,他利用手中的权利大肆搜刮民脂民膏,肆无忌惮的受贿敛财。为了自己发财,不择手段,制造了不少的冤假错案。不过此人是一个“明白人”,他深知自己在民众中的口碑极坏。再加上时局动荡,军阀混战,他的官位也会朝不保夕。因此,见好就收,决定将这些年敛来的钱财归置到一起,带上家眷辞官还乡。他雇了两辆马车,一辆车拉着夫人张氏、奶妈刘氏及刘氏怀中抱着的、刚刚满月的儿子孙福;一辆车拉着他和这些年来捞取的金银财物。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,遭遇了改变了他全家命运的劫匪甄永魁。

孙仕远见那些手持刀枪、凶神恶煞般的土匪,吓的腿肚子都软了。他担心自己多年来费尽心血敛来的钱财白白的落入土匪手中,更担心一家人的性命就此完结。他一扫平时在老百姓面前那高高在上、耀武扬威的劲头,对着甄永魁又磕头又作揖,恐惧之心溢于言表。

对孙仕远的哀求,甄永魁视而不见,连人带车就劫上了山。见了那么多的钱财,甄永魁乐的嘴都合不拢了。更让他兴奋的是孙仕远那个白白嫩嫩、娇娇滴滴的老婆。他色迷迷的瞅着这个女人,抚摸着她的脸庞对他的手下说:“这么漂亮的女人给我当个压寨夫人怎么样?”说完,哈哈大笑。

孙仕远哀求说:“大王,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。我愿把钱财分你一半,请你放我们下山怎么样?”

甄永魁冷笑着说:“分我一半?你说的好听。老子不光要你的全部钱财,老子还要你的人!”说着,走到孙仕远的夫人张氏面前,抓住她的前大襟,双手一较劲, “刺啦”一声,将上身穿的衣服从上到下、从里到外撕了个对开。顿时,一对白花花的奶子暴露无遗!

看到这个场景,孙仕远青筋暴露,两眼环睁,用力甩开扭住他双臂的土匪,发疯般的冲向了甄永魁,声嘶力竭的吼道:“你这个混蛋,我跟拼了!”

说时迟,那时快。甄永魁迅速的抽出腰刀,手起刀落,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就像削瓜切菜一般,孙仕远的人头被齐刷刷的砍了下来!

奶妈下意识地用手紧紧的捂住了小孙福的眼睛。

孙仕远的夫人张氏 “啊!”的惨叫了一声,便昏死过去……

当张氏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。她用目光搜寻着这间屋子,发现屋里只有她一个人。一种不祥之感立时涌上心头。她撕心裂肺的喊道:“孩子,我的孩子!”边喊边疯狂地冲向门边,但被门口外守卫的土匪一把又推进了屋里。她嚎哭着倒在地上,一口气没上来,便又昏死了过去……

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奶妈刘氏怀抱着小孙福,正在她的面前哭泣。她一把抢过孩子,紧紧地抱在了怀中。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,哽咽着对刘妈说:“我们这是做了什么孽呀!报应啊…..”忽然,她想起了什么,抓住刘妈的胳膊使劲儿摇晃着,“刘妈,老爷,老爷呢?老爷他怎么样了?”

刘妈忍不住放声大哭:“老爷他…..他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
两个女人抱在一起,大放悲声……

一连三天,张氏夫人水米没沾牙。整天神情恍惚,以泪洗面。奶水也几乎没有了,待哺的婴儿饿的直哭。奶妈手足无措,痛彻心扉。

奶妈极力的劝说夫人吃饭:“夫人,您吃点东西吧,看在孩子的份上,您也要好好活下去呀!”

张氏有气无力地自言自语道:“土匪到底想要把我们怎样发落?”

奶妈说:“那个该天杀的土匪头子甄四爷让我跟您说,如果想活命,就给他当压寨夫人。不然,包括这孩子,一个也别想活!”奶妈接着说,“依我看,您先吃饭,别把身子饿坏了。养好了身子好想办法。您说对吧?孩子也要吃奶呀!”

张氏泪眼婆娑地看着这个苦命的孩子,心中一阵紧似一阵。当晚,她一夜没睡,大瞪着两眼直到天亮。

经过一夜的思考,张氏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留下来,牺牲自己保护孩子。不然的话,就会都死在这里。没有人性的土匪既然说出来了,就会做出来的!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话再说回来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

她双手扶住奶妈,让她坐在了床边。然后,双膝跪在了刘氏的面前。未曾说话潸然泪下。

奶妈慌得也立即跪倒:“夫人,这可使不得,这怎么可以呢?”

“刘妈,你听我说,我决定了,留下来。这孩子就交给你了,从今以后,你就是这孩子的亲妈。不管你有什么困难,求你也要把这孩子拉扯成人。孩子长大以后,你要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,让他给他的爹娘报仇雪恨!”说完已泣不成声。

“这……”

 “如果你不答应,我就一头撞死在你的面前!”

“夫人您可要三思呀!”

“就这样决定吧!”

奶妈思前想后,也觉得没有再好的对策,她哭着说:“既然如此,夫人您就放一百个心,今后我对这个孩子视同己出,不管千辛万苦,也一定把他养大成人,绝不辜负老爷的在天之灵!”

“那就请恩人受我一拜。”张氏深深地给奶妈磕了一个头。

……

8

起初,甄永魁不同意把孩子放走,他要把大人和孩子都留下。张氏坚决不干,她连哭带闹,表示如果不把奶妈和孩子放走,他就会和孩子同归于尽!无奈之下,甄永魁只好作罢。

当天,奶妈就带着孩子离开了匪窝。

奶妈前脚刚走,甄永魁后脚就秘密派人跟踪而去。他要把奶妈和孩子全部除掉,绝不给自己留下后患,这也是他们这一行的基本常识。

奶妈对此早有提防。她离开匪窝后,慌不择路,疾步如飞,生怕甄永愧派人追杀。果不出所料,她发现有两个土匪已经远远地追了上来。于是,急忙躲进一片树丛中,用手捂住孩子的小嘴,避免孩子发出声来。等两个土匪过去后,她迅速地抱着孩子向另一条岔道上落荒而逃……

也不知跑了多长时间,奶妈终于看见前方出现了一条大路。路边上,停有七、八辆拉货的大马车。十来个汉子正坐在车旁的地上“打尖”。奶妈气喘吁吁地跑向前去,跪倒在一个像是“管事人”的面前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先生救命!”

“管事人”惊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头发散乱、衣着不整、面色苍白、浑身颤抖、怀中抱着小孩的女人,急忙说:“不慌,不慌,有事慢慢说。”

“先生救我,后面有土匪追杀我!”

听了这话,坐在地上吃东西的那些汉子们,犹如惊弓之鸟,一跃而起。

“管事人”也顾不得询问详细情况了,慌忙让人把奶妈和孩子藏在了马车上的货物之中说:“伙计们,抓紧起程。”

这些让土匪吓怕了的人,二话不说,赶起马车就跑。

正当车队急急忙忙往前赶的时候,后边追上来两个土匪,手持“盒子枪” 凶神恶煞般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其中一个高声喝道:“站住!不用害怕,今天不是来要你们货的,只是问你们一句话,要实话实说!”

“管事人”连忙招呼伙计们停下车,战战兢兢地迎上前,强打着笑脸说:“请问二位爷,有何吩咐?”

“在你们来的路上看没看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?”

“管事人”佯装着思索了一下:“回二位爷,还真是看见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慌慌张张的向那边去了。”说着,用手向来路上一指,“就是那边。”

问话的人向着另一个人点了一下头,扬了一下手中的“盒子枪”,说了声“追!”,便朝着“管事人”手指的方向追了下去。

“管事人”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虚汗,回过头对着伙计们说:“还不快走,楞着干啥?!”

他们拼了命的赶路,一刻也不敢停留。直到夕阳西下,暮色就要降临的时候,来到了一个不算大的镇子。“管事人”看到伙计们一个个已经精疲力尽,算计着土匪也不会再追上来了。于是传下话:“就在此住店休息。”

“管事人”名叫章世谦,是京城 有名的“祥兴号”茶庄的大东家。此人为人正派,豪爽耿直,心地非常善良。他的“祥兴号”茶庄特别注重店号声誉,一贯坚持诚信经营,童叟无欺的原则。在“祥兴号”买的茶叶,保证品质上乘,准斤准两。因此,在京城一带诸多商号中,声望之好是首屈一指的。为了和供货方保持良好的沟通,章世谦每年都要亲自来江南一趟,一是和供货商们见见面,拉拉关系;二是亲自选货,以保证供货渠道的茶叶质量不出问题。这次他来江南收茶,事情办得非常顺利。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,却遇上了这么一档子事。

进了客店,他吩咐伙计专门给奶妈刘氏订了一间客房,并让伙计告诉刘氏到他的房间里来一趟,他要把今天的事情问个究竟。

奶妈抱着孩子,来到章世谦的房间,一进门就跪下磕头:“谢谢先生救命之恩,要不是先生,我们娘俩就成了土匪的刀下之鬼了!”

章世谦立即起身还礼,并示意刘氏坐下讲话。

章世谦问道:“土匪为什么要追杀你们?还请夫人明示。”

刘氏未曾开言,泪如雨下。她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来路和今天发生的那惊心动魄的事情,源源本本的讲诉出来。没等说完,就已泣不成声。

章世谦听着刘氏的哭诉,惊出一身的冷汗。他十分庆幸自己这些年,来往于京城与江南之间,还没有遭遇到过此等骇人听闻之事。

章世谦说:“今后夫人将如何打算呢?”

刘氏说:“请先生不要称我夫人,我只不过是这孩子的奶妈;是他们家的一个佣人,您就叫我刘妈就是了。”说完,她跪在章世谦的面前央求道,“先生,我现在已是无家可归。听您说话是北方口音,我们也是北方人。且不说还有土匪追杀我们;就是无此凶险,留在此地人生地不熟的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我死了不要紧,可这个可怜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怎能对得起我的主人呀?!还望先生帮人帮到底,带着我们一起走吧!求求您了。”说完,又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看到一个下人这样忠心于自己的主家,章世谦不由的对刘妈肃然起敬。他知道此事具有一定的风险,但还是义不容辞地答应了刘妈的请求。

因为家中还有一个生病的夫人,章士谦无心在路上逗留;再加上怕刘妈的事情败露,于是决定,明天一大早趁天不亮就起程赶路,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再说两个土匪按照章世谦指给他们的方向,一路追了下去,越追越远,直到天黑也没追上。回山寨的路上,俩人犯了愁。他们知道甄四爷的脾气,如果告诉甄四爷没有杀掉奶妈,闹好了挨顿苦揍;闹不好就得把小命丢掉!怎么办?只有说假话了。

回到山寨,看到山寨上灯火辉煌,甄永魁正在为压寨夫人的到来和今天的收获大摆筵。两个人悄悄地来到四爷面前,和四爷咬了一阵子耳朵。甄永魁高兴地说:“好!给你二人记大功一件,下去喝酒去吧!”

从此,张氏夫人在山寨上落了脚,做起了“山寨夫人”,过着犹如行尸走肉般的生活。一年以后,她为甄永魁生了一个儿子,取名叫做甄有财。
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