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击长空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--向一切来访的朋友问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(小说)秋莲(九)  

2012-01-31 17:43:08|  分类: 文学创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22

正值寒冬腊月,冷风习习。小北风卷着细碎的雪花抽打在脸上,像刀割一样的疼痛。王大有用力拽了拽破皮袄的前大襟,将嘴堵住,低着头,顶着北风,扛着板凳奋力的行走着。当他来到路口的拐弯处,便自言自语的高声叫道:“秋莲姑娘注意了,前边有个路口——你跟着我向左拐。”当他来到小河边,同样也是自言自语的高声喊叫一番:“秋莲姑娘,前边是一条小河,就要过桥了,注意跟紧我呦。”路上稀稀拉拉的行人,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王大有,认为这个人肯定是精神上出了毛病。

一天的路程下来,王大有感到有些困乏。看看天色已晚,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。

当夜深人静,王大有正在酣睡之时,秋莲来到了王大有的床前。她深施一礼,面带感激之情说道:“恩人一路奔波,辛苦了。”

王大有急忙还礼答道:“姑娘不必客气,就这样带姑娘上路,可否?”

“很好。只是难为恩人了。”秋莲十分感激地说。

王大有憨厚地笑了笑:“没关系,只要能帮到姑娘就好。”

一种莫名的冲动,不由的使秋莲打听起王大有的身世来:“敢问恩人哪里人氏,家居何方?”

“我祖籍山东。”

“家中还有何人?父母可还安在?”

“母亲早亡,自幼跟随父亲长大,现父亲也已过世多年。没有固定居所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。平日里四处游走,靠手艺勉强谋生,无任何牵挂,倒也逍遥自在。”王大有显得有些悲哀和无奈。

“原来恩人也是坎坷之人。”秋莲对王大有的身世显现出同情之心。

“比起姑娘来我可是幸运的多了。如今这世道善恶不分,不劳而获的富人横行霸道;勤劳操作的穷人倍遭欺凌。像姑娘这良善人家的柔弱女子,竟也遭到如此不幸,哪里还有天理可言?”

两个苦命之人在一起聊天,有着相通的话题和共同的语言。秋莲几乎每晚都来和睡梦中的王大有聊上一会儿,再加上王大有又是个非常健谈之人,平时走县串镇,见多识广。说起话来就像讲故事一样,秋莲十分爱听。因此,两个人谈得非常投机。一来二去,他们就逐渐熟悉起来。

就这样,一路奔波,昼行夜宿。这一天,他们终于到达了京城。王大有在东城门外找了一家客栈落了脚。

晚间,秋莲又来到了王大有的睡梦之中。

王大有见秋莲来了,说:“姑娘,京城已经到了,明天我就把你带到‘祥兴号’茶庄,也算是完成姑娘的托付了。”

“多谢恩人一路辛苦。明天到了‘祥兴号’茶庄,还望恩人将孙福叫出来,只要你见上孙福的面,就算完事了。下面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都不要管,你只管离开那里,跑得越快、越远越好。”

“我听姑娘的,一切还望姑娘多加小心!”

“请恩人放心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“今后,如果姑娘有什么事用得着我的话,只管来梦中找我就是了,我王大有定当全力相帮。”

“恩公的大恩大德,秋莲没齿难忘。我这里有手帕一条,送给恩公做个念想,望恩公要好好保存。有了它,我就可以随时找到恩公。今后,保不准还会有麻烦恩公的时候。”

“姑娘今后将如何打算呢?”

“大仇报过以后,我就要到阴司报道,争取早日托生,孤魂野鬼的日子我不想再过了。”

“那就请姑娘多多保重了。”

“也请恩人多多保重。俗话说,大恩不言谢,在这里就和恩人道别了。”说着。秋莲跪下,给王大有深深地磕了三个响头。然后,就悄然的消失在王大有的睡梦之中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王大有醒来,发现自己手中攥着一条洁白的手帕,上面绣着一朵漂亮的粉色莲花。这莲花在绿色莲叶的衬托之下栩栩如生,就像是秋莲姑娘在对着王大有诉说着什么。他赶忙珍重的将手帕藏好,收拾起自己的家什,说了声“姑娘,咱们走吧。”出了门,直奔“祥兴号”茶庄而去……

“祥兴号”茶庄座落在京城的一条繁华的街道上,这里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。王大有来到“祥兴号”茶庄的时候,已近正午时分。他将板凳放到门外,只身来到大厅以内。因正当饭时,殿堂内没有顾客,十分安静。只见一个值班的小伙计正坐在柜台之内打瞌睡,进来了人他都没有发现。

王大有径直来到柜台前,用手在台面上拍了一下。

惊得小伙计“嗤楞”一下抬起头来:“你要干什么?吓死我了!”

王大有笑了笑说:“我要找你们孙掌柜的。”

小伙计乜斜着眼睛看着这个头戴破毡帽、身穿破皮袄、满脸的络腮胡子上粘着冰碴子的黑不溜秋的汉子,轻蔑地说:“就凭你?要见我们掌柜的?”

“是的,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。”

“我们掌柜的正忙着那,没有功夫!”

“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,是关乎孙掌柜的切身大事,麻烦你还是给我通报一声好不好?”

“你这个叫花子能有什么大事?还不是想找我们掌柜的寻摸俩钱花?告诉你,说不在就不在,赶快走吧!”

小伙计的话激怒了王大有:“你小子真是狗眼看人低,告诉你,我不是来找你们掌柜的要钱的。你不通告也好,要是你们孙掌柜有个三长两短,你小子可是吃不了兜着走!”说完,转身就要走。

这话把小伙计给唬住了。他想,看来这小子真的是有大事情要见掌柜的。要是因为我耽误了孙掌柜的大事,我可真的是吃罪不起呀!他赶忙换了一副模样,跑出柜台,拉住王大有嬉皮笑脸地说:“先生慢走,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呢?您请里边坐,我给您沏上一壶好茶,您慢慢品着,我这就去通禀孙掌柜。”

不一会儿,孙福手里端着一个水烟袋,慢条斯里地从屋内走了出来。他斜着眼角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大有,傲慢地说:“是你找我吗?”

话音还没落地,只见他脑袋向后一扬,脖子向上一挺,眼睛瞪得像铃铛一样,张着大嘴呼呼地喘开了粗气。一个非常严厉但很熟悉的声音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:“是我在找你!是我找你报仇、算账来了!”

孙福只觉得有一股透骨寒的阴风笼罩了他的全身,使他浑身酥软,一点也动弹不得。虽然看不见和他说话的人,但他听出了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——她是秋莲!他惊恐的想大声呼救,但喉咙被秋莲的双手像铁钳子一样死死的卡住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畜生,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!”秋莲说着,双手一较力,只听得孙福“哎呦”一声,一口鲜血喷出一丈多远,“扑通”一下倒在地上,顿时就气绝身亡!

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刹那间,把个小伙计都看得呆住了,半天没有缓过神来!等他明白过来以后,立即跑上前去,将孙福抱了起来,声嘶力竭的呼喊着:“东家,东家,你这是怎么了?!”

听到小伙计的呼喊声,从屋内又跑来了几个伙计七言八语的问:“怎么了?东家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是有人来找东家,我把东家叫出来以后,东家只问了一句‘是你找我吗?’,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。”小伙计说着,猛然想起了来找东家的那个人,抬头看时,只见桌子上的茶碗还冒着热气,座位上已经没有了人——其实,王大有早就按照秋莲昨天的吩咐,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……

一时间,“祥兴号”茶庄的孙掌柜被鬼掐死的消息不胫而走,很快就传遍了京城各地。

 

23

秋莲大仇得报,尘缘已断,她要到阴司去寻找自己的归宿。

阴司,通常人们把它称之为阴曹地府。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、神秘莫测的恐怖之地。从小她就听说过阴曹地府里有地狱、火海、刀山、油锅……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阴山脚下。

这时,只觉得云雾缭绕,阴风习习,在山峦之间,有一座巨大的城门时隐时现。近前一看,“幽冥城”三个斗大的金字悬挂在城门之上。有两排红发长眉、青面獠牙的鬼卒,把守在城门的两侧;他们一个个横眉立目、凶相毕露。奇怪的是,他们对秋莲的到来却熟视无睹,没加任何阻拦,任她一直进入城内。

进得城来,迎面有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;一座桥横跨在河面上,桥头石碑上的 “奈何桥”三个大字映入她的眼帘。河两岸的桥头上,均有鬼卒把守。来到桥上,秋莲低头朝河面上一看,不由得大惊失色。只见红浪翻滚,血水横流,耀眼的白骨随着血浪浮上浮下。秋莲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,迅速的走下了奈何桥。

下了桥,有一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将她拦住,并给她端上了一碗“孟婆汤”,这位老婆婆就是传说中的孟婆。凡是走过奈何桥的人,必须要喝下她的这碗“孟婆汤”。“孟婆汤”就是忘情水,喝了它,就会忘记尘世间的一切事情。这样,灵魂才能真正的进入冥界,不然就不能轮回超生。

秋莲接过“孟婆汤”刚要喝下,被刚刚赶到的牛头、马面伸手拦了下来。

“为什么不让她喝?”孟婆问。

马面说:“奉阎君之命,此人免喝‘孟婆汤’,另有安排。”说着,向孟婆出示了阎君的手令。

牛头则对秋莲说:“快跟我们到阎罗宝殿去面见阎君。”

秋莲茫然地跟在牛头、马面的身后,一路上心神不定,好像有二十五只老鼠在胸腔内乱窜——好似百抓挠心。她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情况,本想向牛头、马面打听一下,但看到他们两个兽面人身、满身杀气的样子,也就不敢吱声了。

不一会儿,来到了阎罗殿上。

牛头、马面上前施礼:“启禀阎君,奉命将秋莲带到。”说完,就一边一个站立在了大殿的两侧。

“你就是秋莲?”阎君问道。

“小女子便是秋莲。”秋莲战战兢兢的给阎君鞠了一躬。

阎君看到秋莲惊恐的样子,和言悦色地说:“抬起头来说话,不要害怕。”

秋莲慢慢地抬起了头,偷偷地向阎君瞄了一眼,看到公案之后端坐着一位方头大脸、鹤发童颜的老者。只见他两道浓密的白眉从眼角垂下,和飘在胸前的白色长髯混为一体,面带微笑,声如洪钟;给人一种慈祥、和善而不失威严的感觉。与手持“生死簿”站在他身旁的、凶神恶煞般的判官,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

面前的阎君和传说中的阎君判若两人,秋莲感到非常的奇怪。在她的想象中,阎君是一个凶相毕露、面目狰狞的鬼神。而自己面对的阎君却是一个和蔼可亲、慈眉善目的老人。

“你三年前就该前来报道的,为什么这时才来呀?”

“小女子怨深似海,无以得报,故而姗姗来迟,还望阎君恕罪。”

“你们这些善良的人呀,眼里只看见人世间的肮脏与强权恶棍的一时得逞,却不知道善恶是终须有报的。因此,你们遭受了恁大的折磨,无辜的枉费了太多的精力。其实,你们的冤屈是用不着自己去费尽心思来解决的。”

“那些执掌大权的官员、恶霸、流氓、坏蛋们相互勾结,沆瀣一气,花天酒地,为非作歹,欺压良善,无恶不作。难道我们这些既无权、又无钱,被人压迫,遭人欺凌,的平民百姓就不应该进行自卫和反抗吗?!”

“秋莲姑娘不要激动,你误会了我的意思。对恶势力进行自卫和反抗并没有错,不光没有错,还应该大力的鼓励你们团结起来,向恶势力反攻!这样才能使天下真正太平,才能使绝大多数的人得以安居乐业,这也是上天的初衷。我的意思是对那些任人宰割,无力反抗的弱势之人,上天绝对不是坐视不管的。”

“可我在世上看到的全都是愚弄、迫害、剥削和压迫。太多的穷人都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,有冤无处诉,有仇不能报。而那些欺压良善的坏蛋们却整天的山珍海味,歌舞逍遥。穷人们弯躬驼背,辛勤操劳,供着这些坏蛋们吃喝玩乐。到头来,还是摆脱不了被置于死地的命运!并没有见那个出来为这些劳苦大众说上一句公道话。即便是告到官府,那些贪赃枉法的贪官污吏,也是站在恶势力的一边。到头来,吃亏的还是穷老百姓!请问阎君,上天是怎么管的呢?!”秋莲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这股勇气,在阎君面前竟是这样的口若悬河,毫无遮拦,但她还是觉得一吐为快!

阎君似乎没有在乎秋莲的表现,他微微一笑,起身离开公案,走到秋莲身旁:“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。不错,人世间是有着很多的不公,诸如官匪勾结、官商勾结、倚强凌弱、杀人越货、欺男霸女、贪污腐败等等,等等。使得平民百姓苦不堪言,逼得那些受迫害、被压迫的人们不得不奋起反抗,给那些恶人以迎头痛击。其实,这些反抗者的所作所为都是上天的安排,这叫做“现世现报”。而那些身单力薄、胆小怕事、无力反抗、忍辱受屈之人,难道就白白的受欺凌吗?不是的!姑娘请看——”阎君说着,举起右手朝右边大厅一挥,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场景出现在秋莲的面前。

只见有几个鬼卒手持钢刀,正押解着一个囚犯走来。这个囚犯的背上揹着一大块片石,脚上趟着脚镣。套在踝骨上的脚镣的铁环,已经把踝骨上的肉磨烂,露出雪白的骨头,鲜血直流。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他的嘴被一把大铁锁穿过上下嘴唇锁住,鲜血顺着铁锁滴滴答答的淌着。一路走来,路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。

秋莲看着这惊悚的场面,不由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她问阎君:“这人犯了什么罪,竟遭受这样的惩罚?”

“这个人在阳世间是一个贪腐的官员。那些年,黄河闹水,民不聊生。官府以治理“黄患”为名,加重赋税,横征暴敛。百姓们都怨声载道,且敢怒而不敢言。就是这个贪腐的官员,他把“黄患”当成了自己的发财契机,大肆贪污“治黄”款项。在“治黄”过程中,偷工减料,以次充好,使得黄河大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结果是大堤决口,良田被淹,老百姓上万条的性命,就这样丧失在了这个狗官之手!

“随后,他又以抗洪救灾为名,到处募集捐款。把这些捐款用于上下打点,以开脱他在‘治黄’工程中的罪行。

“他以为金钱是万能的,只要有了钱,没有办不成的事。殊不知他的罪恶行径都被上天一笔一笔的记了下来。现在就是和他算账的时候。他身上揹的石头,就是当时修黄河大堤时被他偷梁换柱、以次充好而减掉的片石。在这里,他必须把他在阳世间的非法所得,一点一点的补偿回来——你说像他这样的恶人不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吗?”

“那锁在他嘴上的铁锁又是怎么回事呢?”

“由于灾情严重,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百姓们饥肠辘辘,沿街乞讨,无家可归,度日如年;他却是用公款花天酒地,大吃八喝,醉生梦死,自在逍遥。可以说他吃遍了人间的珍馐佳肴。因此,用铁锁锁住他这张贪吃、贪喝的大嘴,不准他再吃、喝一点东西。用这样的方法来惩罚他,是再公平不过的了!”

秋莲长舒了一口气:“请问阎君,凡是做过坏事的人,都会得到报应吗?”

“一点都不错。按照罪行的轻重,阴司设有十八层地狱,分别处罚那些在阳世间为非作歹之人。比如说图财害命者,要投入第七层地狱,断其双手,抛于‘奈河’之中;奸杀人命者,在第八层地狱中不光断其双手,同时还要挖其双眼,使他再也见不到任何女色!”

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奈河之中白骨漂浮,血浪翻滚呢!秋莲若有所思。

阎君接着说:“做坏事有报应,做好事同样也是有报应的。正所谓‘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,时辰一到,一切都报’”。说着,举起左手,向着左边大厅一挥,立刻,一幅美丽的画面呈现在秋莲的眼前。这是一个阳光明媚、万紫千红的大花园,绿草茵茵,小桥流水,鲜花怒放,古树参天。潺潺的流水中,鱼儿在无拘无束的游来游去;蓝蓝的天空上,鸟儿在自由自在的飞翔。用青石铺就的甬道弯弯曲曲;甬道两侧的林荫下,隔不远就摆放着一张古色古香的八仙桌子,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酒、饮料、水果、点心。有很多人仨一群、俩一伙的徜徉在这如诗如画的美景当中,有说有笑,好不惬意。

秋莲被这动人的画面所打动,心情顿然开朗:“这些都是得到善报之人吗?”

“是的,这些人在阳世间有的是穷人,有的是富人;但他们都是品德高尚、行善积德之人。在这里,他们已经没有贫富之分,都是一样的人。上天也像给恶人记账一样,将他们在阳世间的善行一一记录下来,给他们以回报。因此,他们在这里受到了应有的尊敬和待遇。”

眼前出现的情景和阎君的诉说使秋莲万分的感慨,她没想到“阴司”这个被人们认为狰狞、恐怖的地方,却原来是一块奖善惩恶、黑白分明的净土!这里执掌大权的“鬼官”们要比人间哪些大权在握、冠冕堂皇的“人官”们,不知要好上多少倍!这里没有贫富贵贱之分,有的只是公平和正义。这是人世间无法比拟的!在不知不觉中,她初到阴司时的警惕、紧张和恐惧的心里灰飞烟灭。她非常感激眼前这个既威严又平易近人的阎君,是他使自己明白了人世间那些贪赃枉法、为非作歹、欺压良善的贪官、恶霸、地痞流氓们只不过是乘得一时之快,最终是没有好下场的!她深感自己不虚此行,懂得了善恶有报的真谛。

秋莲说:“谢谢阎君,您的教诲使小女子心领神会,茅塞顿开。”

阎君说:“明白就好。要知道,上天是不会放过一个坏人;但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!就说你吧,你的亡灵三年未归,那也是上天的安排。上天为了解除你的心头之恨,使你的灵魂得到满足和慰藉,故意安排你在一个适当的时机亲手为自己报仇,真可谓是用心之良苦啊!——今天,我还要再还你一个公道。”说着,扭过头去问站在公案旁的判官,“秋莲姑娘还有多少年阳寿呀?”

判官急忙翻阅手中的“生死簿”,认真地看了看说:“回禀阎君,秋莲姑娘本不该死,她还有三十五年的阳寿未尽。”

“三十五年?”阎君略一思索,转身对秋莲说,“你为给父亲报仇,落入娼门,忍辱负重;屈死之后,为完成未竟的心愿,又过了三年孤魂野鬼的日子。我念你是一个孝女,再给你加上十年阳寿,返回人间去过一段享福的日子去吧!”

秋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吃惊地望着阎君,半天没有说出话来。她的一切,阴司竟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。看来上天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,那些瞒天过海欺骗上天的人,纯粹是瞎子点灯——白费蜡!

阎君微笑着说:“怎么,还没听明白吗?”

“您是说让我还阳?还给我再加上十年阳寿?”

“不错,你命不该绝,你还有三十五年阳寿。念你是个孝女,再给你加上十年阳寿,共四十五年。这回明白了吗?”

“这是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

“多谢阎君!”秋莲简直是喜出望外!

“不用谢,你是个好人,好人自应是有好报的!”

“那我怎样才能回去呢?”

“判官自会给你安排的。”阎君回过头对判官说,“这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遵命!”

阎君下殿去了。

判官仔细地翻阅着 “生死簿”,经过缜密的思索之后对秋莲说:“河北沧州有一户人家,老两口为人厚道。膝下只有一女,此女阳寿已到,丢下两个老人无依无靠,甚是可怜。天意难违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我派黑白无常带你到她家借她的尸,还你的魂,一来送你回到阳间;二来给那两位老人一个安慰,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?”

“借尸还魂?”

“是的。你还魂以后,我要把亡者的记忆植入到你的头脑之中,到那时,亡者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。你要将自己的记忆深深地埋在心中,不能露出半点破绽,以免伤了亡者父母的心,你要谨记了!”

“我一定牢牢记住判爷的话!”

说起来这家人和你同宗同姓,你们还有些渊源。

“我和他家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,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。”

“那下一步该如何办呢?”

“阎君早就为你安排好了——你附耳过来。”判官诡秘的一笑,他低声对秋莲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。

秋莲顿时满脸绯红:“多谢判爷安排,秋莲照办就是。”

“你要抓紧去办此事,时间地址一定要交代清楚,不可误了大事。”

“请判爷放心,小女子全都记下了。”

 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