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击长空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--向一切来访的朋友问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(小说)秋莲(五)  

2012-01-12 17:35:06|  分类: 文学创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9

章世谦一行安全的来到了京城。因为奶妈刘氏和小孙福无处安身,章世谦只得暂时把她们安置在了自己的家里住下。

章世谦的夫人有病多年,不能生养,还得常人侍候。刘氏又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人,再加上她对章世谦的收留感恩不尽,所以每天除了照看小孙福外,有活就抢着干。把家里拾掇得有条不紊,把章夫人侍候得心满意足,章夫人看在眼里,喜在心怀。久而久之,刘氏已成了章府内宅离不开的人,什么事也要靠她去张罗。因此,章世谦和和夫人商议决定把刘氏和小孙福长期的留下来。对此,刘氏求之不得,欣然应允。

几年过去了,章夫人的病虽经多方求治,但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。有一天,她把丈夫叫到床边说:“先生,你看我这病也没有个好的征兆,总这样下去也不是一回子事。我看这些年刘妈在咱们家老实厚道,倒是一个过家之道之人。不如你把她收了二房吧,这样也让她在这里住的心安理得,小孙福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了我们的孩子;万一她再能给你生个儿子,章家也算是有了后续的香火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章世谦闻言连连推辞:“不行,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那样做我岂不是有落井下石、趁人之危之嫌?再说,这也对不起夫人你呀!这事万万不可。”

“诸事应于大局为重,你我膝下无子,将来这份产业由谁来继承?又有谁来给我们养老送终呢?我跟先生多年,深知先生的为人。先生深明大义,绝非趁人之危,落井下石之人。还请先生深思熟虑,万万不可错过良机。”

夫人的一席肺腑之言,使章世谦深受感动,也觉得夫人言之有理。他为有这样一位知情达理的女人和自己相伴一生而感到十分的荣幸。

章夫人接着说:“如果先生同意的话,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来操办,就不劳先生费心了。不知先生意下如何?”

“既然夫人坚持这样做,那一切全凭夫人安排吧!不过一定要征得刘妈的同意,万万不可贸然行事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章夫人见丈夫同意了,便趁热打铁,找了一个合适的时间,把自己的想法诚恳的说给了刘氏,并征求她的意见。

刘氏来章家也有几年了,对先生和夫人的为人处事之道了如指掌。她深知自己的身份和处境,能在这样的人家安下身来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这件事对于她来说,无异于是天上掉馅饼,焉有不同意之理?她感动的热泪盈眶。

她说:“自从来到这里,先生和夫人对我和小孙福恩宠有加,我心知肚明。既然先生和夫人这样看得起我,我就恭敬不如从命。常言道,受人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。我定当倾尽全力,为先生和夫人效以犬马之劳,以报先生和夫人的大恩大德。”

章夫人听了刘氏的话,非常高兴。选择了一个吉庆之日,请亲朋好友到场热闹了一番,也算是了却了她的一番心思。

刘氏过门后,更加勤奋,把个家打理得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。更让人高兴的是,一年以后,她为章家添得一子,只把个章世谦和大夫人乐的嘴都合不拢了。一家人其乐融融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十几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一晃孙福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小伙子了。章世谦看他稳成持重,聪慧过人,有意把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,遂把他安排在柜上学做买卖。孙福也不负期望,刻苦努力,认真好学。到孙福二十岁的时候,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。他按照章世谦教给他的经营理念,再加上自己的开拓创新,把个祥兴号茶庄经营得生意兴隆,有声有色,连章世谦都自叹不如。后来,由于章世谦上了年纪,铺面上的活儿,就完全交给了孙福打理。

孙福长大了,心里想的事情也就多了。他曾经不止一次的问刘氏,为什么他的父亲姓章而他却姓孙?每次都被刘氏支吾过去了,她认为现在还不是告诉她真情的时候。

有一次刘氏为了孙福的婚事征求他的意见:“孩子,你现在也不小了,早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。前些天有人前来给你提亲,为娘想把你的婚事定下来,你看怎样?”

孙福说:“娘,您看我都到了该成亲的年龄了,但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。虽然我爹待我像亲生的儿子一样,但我知道我并不是他的亲生。娘,您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
刘氏看到孙福那恳切、迷茫的样子,知道这事再也瞒不住了。她深情的抚摸着孙福的头,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清晰地显现在眼前。她心如针扎,泪如泉涌,未曾开言已泣不成声……

“娘,娘,您不要难过,有话您慢慢地说。”孙福说。

刘氏强止住悲痛,缓了一口气,泪眼婆娑的对孙福说:“孩子呀,你爹,不是你的亲爹,就连我也不是你的亲娘啊……”说着,又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听了这话,孙福惊得瞪大了眼睛:“娘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!”

接下来,刘氏把二十年前发生的那一段一想起来就使她心惊肉跳的往事,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孙福。

当时孙福是撕心裂肺、顿足捶胸!他跪倒在刘氏面前,磕头如捣蒜一般。他说:“娘,我这条命是您给的,您就是我的亲娘!”

刘氏说:“要记住,你养父才是我们娘俩的救命恩人。要是没有你养父,就没有我们娘俩的今天。为了报答你养父对我们娘俩的救命之恩,我曾不止一次的想让你改为章姓,但你的养父和你的大娘说什么也不答应。他们说,要给老孙家留下一条根,不能让老孙家把姓氏断了!”她缓了一口气接着说,“今后你要好好孝顺你养父和你大娘,千万不要做对不起他们的事啊!”

“娘,您就放心吧。我一定好好孝顺你们三位老人,给你们养老送终!”说完,娘俩个抱头痛哭!

从那时起,孙福就开始做起了报仇的准备。为了坚定自己报仇的决心,他决定暂且不谈婚事。

 

长话短说。又过了些年,孙福已经二十八岁了。章世谦与两位夫人寿终正寝,相继过世。孙福的弟弟章耀祖也已二十三岁,娶妻生子了。孙福感到报仇的时机已经成熟,他应该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了。于是,他把弟弟耀祖叫到身边说:“弟弟,为兄打算出趟远门。时间说不定,也许仨月俩月,也许三年五年。今后家中的事情就全仰仗弟弟操心了,铺面上的事我已经安排了周弘帮你。周弘来咱家多年,他应付铺面上那点事不在话下。况且人也机灵,是个靠得住的人。有事要多和他商量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“哥哥去办什么事,需要那么长的时间?”

“弟弟就不要多问了,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。”

“哥哥就放心去吧,家里的事全有我呢。只是哥哥出门在外,凡事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放心吧兄弟,我会注意的。”

孙福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,递给耀祖说:“这是柜房的钥匙,弟弟要收好。只是……”孙福欲言又止。

“哥哥有事但说无妨,小弟这里洗耳恭听。”

“我需要在柜上支一笔钱带着,你看……”

耀祖连忙说:“那是自然。常言说,‘家贫路富’。 盘缠是一定要带足的,免得在外为难。

需要多少哥哥只管派人到柜上支取就是了。”

接下来,孙福带着耀祖来到柜上,对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一一作了详细的交代。

 

10

天色虽然刚近黄昏,聚香楼却早已是人声鼎沸,灯火通明。来这里消遣的达官显贵、商贾名家,熙熙攘攘,络绎不绝。

天下名妓出江南,聚香楼的姑娘个个都如花似玉。因此,聚香楼在江南一带也算得上是有名的妓院了。老鸨子喜来凤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处事圆滑,极善应酬。把一个妓院经营的红红火火,生意兴隆。这时,她正在热情地接待着一位客人。这位客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来江南寻仇的孙福。

孙福到江南已经有两个月了,经他四处打听土匪甄永魁的情况得知,甄永魁和他的夫人——孙福的母亲——早已双双过世。他们的亲生儿子甄有财是当地有名的大财主,也就是说甄有财是他同母异父的兄弟。孙福的心里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,很不是个滋味。他对自己母亲的遭遇,既同情,又悲愤。他觉得甄有财的存在是他的莫大耻辱!甄永魁抢夺了孙家的财宝,杀死了自己的父亲,又霸占了自己的母亲。甄家是靠掠夺孙家发起来的,甄家的产业,都应该是他孙家的!常言说,“父债子还”,因此他把仇恨的焦点集中到了甄永魁的儿子——甄有财的身上!他暗下决心,要为父报仇,为母雪耻!要夺回属于自己的财产,要让甄家断子绝孙!

但他和甄有财素不相识,怎样接近甄有财却成了他的一大难题。

经多方了解和跟踪查访,孙福发现甄有财是聚香楼的常客。因此,他把目标锁定在了聚香楼,决定在这里打开接近甄有财的通道。

孙福到聚香楼已来过几次,和老鸨子喜来凤也渐渐的熟悉了。喜来凤看到孙福谈吐不凡,仪表堂堂,出手大方,从不吝啬。认定这是聚香楼的财神。于是,对孙福高接远迎,热情接待。然而孙福每次来都只是喝喝茶,聊聊天,从不要姑娘们伺候。这不免引起喜来风的好奇。

喜来凤说:“孙先生到我们这里来不光是喝茶、聊天吧?难道你就不想消遣消遣?”

孙福说:“不瞒您说,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打听一个人。”

“是谁?”

“甄有财。”

“您说的是甄老爷呀,他是我们这里的常客。不过最近来的少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家里的老管家过世了,家里家外就忙他一个人,没空出来了呗。这不,上次来他还托我给他物色一个人去做他的新管家。”喜来凤话锋一转接着说,“先生和他认识?”

孙福感到机会来了,他略一思索急中生智:“我正是为这事来的。”他说:“我原来是一个商人,因做买卖赔了本,不想再在商海中冒着风险打拼,想找一个固定的活计。您可不可以从中撮合,介绍我去甄家做管家?”说着,拿出一根金条放到桌子上,推到喜来凤的跟前。

喜来凤看到金条眼前一亮,笑得满脸都开了花。连声说:“好说,好说。先生只管放心,这事包在我的身上。一定不会让先生失望的!”

就这样,经喜来凤的举荐,孙福顺利的来到了甄家当起了大管家。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孙福的复仇计划就拉开了帷幕。秋莲一家的遭遇,就是孙福精心策划的,也是他实施复仇计划的第一步。他要利用秋莲来离间甄有财夫妇,从甄家内部把堡垒攻破。

 

11

离过年没有几天了,甄家上上下下那叫一个忙。甄家过年不同于别家,那是要好好的热闹一番的。因此,从腊月初头就进入了过年的倒计时。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活计就是要账。凡是欠甄家账的人家,包括佃户们所欠的地租,都必须在腊月中还清,欠账是不允许过年的。其次就是置办年货,比如鸡、鸭、鱼、肉、油、盐、酱、醋、茶、酒、糖饵、干果、炒货、新衣、新帽、新鞋、灯笼、蜡烛、爆竹等等,都要一一置办齐全。一直忙到腊月二十三,就开始“扫房”。所谓“扫房”,就是打扫卫生,也叫“除尘”。因为“尘”和“陈”是谐音,新春扫尘也就有了除陈布新的意思了。其用意是吐故纳新,把一切旧的、晦气的东西,统统打扫干净、扔掉,不许带到新的一年,让新的一年有一个新的开始。

一天的劳作下来,秋莲累浑身象散了架一样。

陈妈看着秋莲那疲乏的样子说:“累了一天了,赶紧吃点饭回去歇着吧!”

秋莲好赖扒拉了两口饭,便回到自己屋里,顾不上脱衣服,倒在床上就昏昏睡去。

忽然,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什么东西压住了,只压的她喘不过气来。同时,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伴随着一股很难闻的口臭气扑面而来。她警觉地睁开眼睛,发现甄有财正瞪着一对色迷迷的眼珠子瞅着她,嘴里不断发出“嘿嘿”的冷笑声。

秋莲“哇”的一声,用手狠命的推开了甄有财,迅速的翻身坐起;并顺手抓起她为了防身而放在枕头旁边的一把剪刀,对着自己的心窝说:“你别过来,不然我就死在你的面前!”

甄有财万万没有想到秋莲会来这一手,他用手擦了一下慌乱中被秋莲抓破的脸,急忙说:“别,别,别…..秋莲姑娘,何必这样呢?自从你来到我家的那一天起,我就没有把你当外人看。如果你跟了我,这一切都是你的!”说着,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大圆圈。

“你放屁!”秋莲怒不可遏!

屋里的动静惊动了细心的陈妈,她想,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于是急中生智,大声朝秋莲的屋里喊道:“秋莲,你这个死丫头,怎么活儿没干完就走了?还有一大堆碗筷没刷洗呢,快来帮我刷洗碗筷!”

“哎,来了!”秋莲一边答应着,一边绕过甄有财,顺势从屋里跑了出来……

这一切,都没有躲过孙福在暗中窥视的眼睛。他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诉了甄有财的夫人郝氏。郝氏听了火冒三丈,立马要找甄有财算账,并扬言要狠狠教训一下那个小贱人秋莲!

孙福说:“夫人请息怒,这事还须从长计议,万万不可贸然行事。”

“为什么?难道任他们为所欲为吗?”郝氏气急败坏的说。

孙福说:“抓贼要抓脏,捉奸要捉双。只有抓住真凭实据,说话才有份量。如果您现在就去找孙福算账,他要是来个不承认怎么办?您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郝氏觉得孙福说的也是,不真正抓住甄有财的小辫子,他是不会轻易地把臭屎盆子扣在自己脑袋上的。于是,她气哼哼地说:“好,就按你说的办。不过你要把他们给我盯好了,我是不会亏待你的!”

“放心吧夫人,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。”

 

12

自上次调戏秋莲失手后,甄有财一直是耿耿于怀。他觉得自己身为一家之主,竟连一个下人也制服不了。究其原因,还不是因为他家那个凶神恶煞般的母老虎?如果不是因为她,何必像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呢?他绞尽脑汁,也想不出一个如何解决的办法来。无奈,还是把孙福叫来为他出谋划策。

孙福看着甄有财愁眉苦脸的样子,不以为然的说:“老爷,不就是一个女人嘛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我就不信,孙猴子再有本事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,她早晚还不是老爷您的囊中之物?”

“那倒不是问题。一个小丫头片子,她还能翻天不成?我有家财万贯,不怕她不服管,天下就没有不爱财的人!”甄有财停顿了一下接着说,“问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妖婆。你说,他能会答应吗?!”

“我看这倒是个大难题呀。”孙福摇头晃腚的故意做出十分为难的样子。

“这不就结了?那你说这事该怎么办?”

孙福倒背双手一边若有所思的踱着步子,一边摇晃着脑袋,嘴里不断发出无可奈何的“渍、渍”声。

看着孙福的表情,甄有财的心里像着了火一样:“你就别晃了,晃得我都快晕了,你快给我拿个主意呀!”

孙福停住了脚步,冲着甄有财挥了一下手,欲言又止;然后又摇摇了头,嘴里喃喃的说:“这不妥,这不妥。”

“倒是有什么不妥的?你倒是说出来听听呀?!”

“我是说呀,与其和夫人挑明此事,倒不如先斩后奏,给她来个生米做成熟饭,让夫人承认既定事实。”

“不成,不成,如果她和我豁命、撒泼怎么办?”甄有财连连摇头。

“所以我又觉得这样做不妥。”

“那可怎么办呢?”

“如果吓唬她一下呢?”

“怎样吓唬她?”
“您就吓唬她说,如果她不同意纳秋莲为妾,就休了她!”孙福胸有成竹地说,“我看这个办法能行,我就不信还有愿意舍去这万贯家财不要的女人!”

“这能唬住她吗?她要不买帐怎么办?”

“那就看老爷的态度了,如果老爷一硬到底,我看是能把夫人吓唬住的!到那时,您就名正言顺的纳秋莲为二房,还让夫人执掌家中大权,时间长了她也就释怀了。”

“哈哈,我就说你小子有主意嘛!告诉你,事成之后我会重重地谢你的!来来来,咱商量商量具体办法。”

甄有财偷偷的冷笑了一声,暗暗的在心里说:“不用商量,下面的路数我早已经给你安排好了!”

 

甄有财的不轨行为,给秋莲的思想上造成了很大的的压力。那天多亏了陈妈的帮忙,不然的话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她在感叹自己命运多舛的同时,抱怨老天有眼无珠,欺贫佑富。害死了自己老实本分的爹爹不说,就连她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小女子也不放过。为什么遭难的都是穷人?为什么胡作非为的富人们却得不到老天的惩罚?天理何在?!

他曾想结束自己的生命,用死来向老天抗议!是陈妈的一席话又让她顽强的活了下来。

陈妈说:“死,谁不会?两腿一踹,万事皆休。可你想到过你父母吗?他们会同意你死吗?你死了,痛快了。可他们的仇由谁来报?你就这样忍心让他们死不瞑目?人活着不光是为了自己,更多的是为了别人。这样活着的人才会活的有滋有味!一有风吹草动就想到死,那是无能的表现!”

从那时起,秋莲就下定了决心,她要活着,要好好活着,她要向老天讨一个公道!也是从那时起,她把那把剪刀随时藏在身上,以防突如其来的不测。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