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击长空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--向一切来访的朋友问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(小说)秋莲(二)  

2011-12-31 09:02:36|  分类: 文学创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3

秋莲出生在江南杭城的一个小山村里。父亲是个农民叫佟德发,靠着从地主甄有财家租来的几亩地为生,他老实本分,与人无争。母亲佟李氏为人厚道,吃苦耐劳。老两口膝下无儿,只生一女,就是秋莲。秋莲勤奋好学,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女孩子。每天除了帮助母亲操持家务以外,闲暇时间就爱习书练字,这对一个农家女来说,是难能可贵的。一家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虽然日子过得紧紧巴巴,但你疼我,我爱你,倒也其乐融融。

光阴荏苒,转眼间秋莲已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。她身材窈窕,面如芙蓉,出落得亭亭玉立,十分漂亮。周围十里八乡谁见谁夸,来说亲的人也络绎不绝。但秋莲看到父母亲的艰辛,不忍早早的就离开父母,故至今尚未婚配。

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”。民国初年,长江水患,农田被淹,颗粒无收。更严重的是灾后饥荒肆虐,瘟疫横行。秋莲的母亲佟李氏不慎染疾,一病不起。身无分文的佟德发为给老伴看病,只好来到城里向自己的东家甄有财借钱。

甄有财的父亲,是土匪出身。后来金盆洗手,摇身一变,就成了这一带有名的大财主。到了甄有财这一辈儿,那更是兴旺发达,蒸蒸日上。除了城外的几千顷农田出租以外,城里还有银号、粮行、货栈、茶庄等字号。真是财源滚滚,日进斗金。他财大气粗,且行为放荡,胡作非为,到处粘花惹草。要不是有一个母老虎般的老婆管束着,他就更是无法无天了。听管家孙福说佃农佟德发的女儿秋莲貌若天仙,非常漂亮。在孙福的怂恿下,他心存觊觎,总想把秋莲搞到手给自己做小,为甄家延续香火,传宗接代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。今天,机会终于来了。

他假惺惺的对佟德发说:“治病救人天经地义,钱是不成问题的!”

东家的态度出乎佟德发的意料之外。最终以‘十块大洋,借期半年,到期还钱时,增加利息五块。如若违约,以佟家的三间草房抵债’为条件达成协议,并立字为证。

钱是借到了,但事与愿违;终因佟李氏病入膏肓,郎中已无回天之力,金钱也未能挽留住秋莲母亲的生命。

很快,十块大洋的借期就到了。甄有才的管家孙福天天上门讨要。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佟德发哪还有能力还债?所以每次都是磕头作揖的哀求孙管家跟东家老爷多多美言,再宽限些天。

这一天,管家又来了。

进门第一句话就问:“钱准备好了吗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佟德发无言以对。

管家说:“我什么我?!老佟头,你算算因为你这几块大洋我跑了多少趟了?从城里到乡下十几里地,我的鞋底子都快磨穿了!”

佟德发说:“孙管家,我这不是没有法子吗。还请您高抬贵手,再宽限些天,容我想想办法,成吗?”

“都这么多天了,你还没想出办法来?”孙福乜斜着眼睛,瞅了瞅旁边一言不发的秋莲,把话锋一转,“我给你想个办法你看行不行?甄老爷家正好缺一个伺候丫头,不然让你家秋莲去抵债。一来你不用在为还债发愁;二来省掉一个白吃饭的。你看……”

德发连忙说:“这怎么可以?秋莲她还是个孩子呀!”

“孩子怎么啦?又不是去坐牢监!放着现成的办法你不用,我看你是成心赖账!”

“我怎么会赖账呢……”

“看来你是不答应了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好了,好了,不再跟你罗嗦了。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,你再好好想想,是让秋莲抵债呢,还是腾房搬家。咱们可是有抵押字据的!”说完,一甩袖子,扬长而去。

当晚,秋莲一夜都没合眼。她一想到父亲苦苦哀求孙福的样子,像万把钢针穿心,痛不欲生。他实在不愿再给父亲增加生活负担,也不愿父亲再在地主老财面前失去尊严。思来想去,她决定去甄有财家卖身抵债。

佟德发也是一宿没睡。女儿的心思他很清楚,也很心疼。他知道,让秋莲去抵债是管家孙福的主意。孙福是一个煽风点火,摇唇鼓舌之人,就是他鼓捣甄有财对自己的女儿起下了不良之意。他现在才明白,甄有财为什么这么痛快的借给他钱。原来这只老狐狸早就对自己的女儿心怀叵测,有了不轨之心!说掉大天,也不能把女儿送到火坑里去!已经失去了老伴的他,不能再失去相依为命的女儿!不能,绝对不能!

眼看着三天的限期到了,甄有财迫不及待的打发管家孙福来到佟家催债。出乎意料的是佟德发决定用房子抵债。

孙福见状,便花言巧语,百般劝说:“我说老佟头,你别太死心眼儿了,房子没有了你住哪呢?你不为自己想,总也得为闺女想一想吧?再说回来,闺女到了甄老爷家那就是到了福窝了。吃得好、穿得好不说,也不用再跟着你挨饿受罪了。你说是不是?”

“谢谢孙管家的好意,我已经想好了,就这么办吧!”

看到佟德发坚定的神态,孙福已黔驴技穷。他按照和甄有财商量好的办法,对佟德发恶狠狠地说:“那好吧,既然如此那就连租地一起收回!从今以后甄老爷不再给你地种了!”

“悉听尊便!”佟德发想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甄有财既然安下了不良之心,收回租地也是早晚的事。

孙福一看佟德发主意已定,再无挽回的余地。于是,收了房契和地约就悻悻的离开了佟家。

从此,佟德发和女儿秋莲便被扫地出门,离开了有着太多的悲酸、太多的贫苦但曾经温馨的家……。

 

4

佟德发带着秋莲来到了城里,他希望能在堂弟佟德旺那里找到一个落脚之处,然后再作打算。

佟德旺是佟德发打小的好弟兄,二人从小玩到大。十三岁那年,家乡闹灾荒,土地干裂,颗粒无收。家中断粮已有好几天了,就连地里的野菜也都被饥饿的人们挖光了。为填饱一家人的肚子,佟德旺的父亲上深山去剜野菜,不幸掉下山涧身亡,连尸首也没找到。

佟德旺的母亲面对眼前的窘境,无法再承担重大的生活压力。万般无奈,悬梁自尽。

在乡亲们的帮助下,佟德旺掩埋了母亲的遗体,离开了那个让他再也无法呆下去的家。只身来到城里过起了沿街乞讨、露宿街头的日子。

天无绝人之路,佟德旺遇上了一个改变了他一辈子命运的人。这个人叫尹寿年,是河北沧州人。早些年携妻来江南寻亲不遇,遂在此落户。此人经营着一个烧饼铺,他打烧饼的手艺是祖传的。尤其是刚出炉的烧饼,就像点心一样,又酥、又脆、又香。焦黄的外皮儿,得用两只手捧着吃。不然一口咬下去,就会掉下好多的碎渣。据说他的祖上曾经是大清宫里的御厨,慈禧太后最喜欢吃来自沧州的尹大厨打的烧饼。有一次,西太后吃着烧饼心血来潮,提笔赐了五个大字:“沧州烧饼王”。从此,他家的烧饼便名传天下。

尹寿年为人厚道,乐善好施。有一天佟德旺来到他的烧饼铺,眼睛盯着笸箩里的烧饼,馋的口水直流。尹寿年看到这个穿得破衣啰嗦的小乞丐,心中不免升起一股怜悯之心。他想,眼前这个孩子的年龄和自己女儿相仿,自己的女儿还在父母面前撒娇;而他却衣不遮体,沿街乞讨。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!于是,他抓起两个烧饼塞到了佟德旺手中。从此,佟德旺天

天都到他这里来,每次都会得到两个烧饼。

有一天,在尹寿年的询问下,佟德旺泪眼婆娑地讲诉了自己的身世。尹寿年略加思索,

对佟德旺说:“我看你也没有地方去,不如你到我这里来打个小工,包吃包住,你看如何?”

佟德旺求之不得,喜出望外。从此,他在城里算是有了一个安身之地。

佟德旺非常感激尹寿年给了他这份差事。因此,他不怕苦累,早起晚睡,任劳任怨,尽心尽力,深受尹寿年的赏识。

尹寿年是个三口之家,还有老伴儿和女儿小琴。自打佟德旺到来后,他便主动承担起了家里那些杂三杂四的零碎活,并且打理得有条不紊。尹寿年的老伴儿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。

时间如梭,不知不觉五年过去了。佟德旺已长成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,小琴也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。尹寿年老两口看到佟德旺忠厚老实,诚信可靠,要是把女儿交给他,一辈子也就放心了。于是便打起了让佟德旺入赘当他们上门女婿的主意。

五年中,佟德旺和小琴朝夕相处,亲如兄妹,情似手足。平日里你疼我爱,相互倾慕,各自心中早就有了对方。当尹寿年提出这个问题时,两个年轻人心有灵犀,水到渠成。

事不宜迟,尹寿年即刻选择吉日,为两个孩子完了婚。

婚后,佟德旺和小琴感情更加深厚,如胶似漆。不久,他们就有了一个女儿。看到小两口相亲相爱,尹寿年和老伴高兴得不得了,他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看家本领——打烧饼的绝技一股脑的都传给了佟德旺。从此,佟德旺便成了烧饼铺的掌柜。他带着一颗感恩的心,兢兢业业的经营着买卖;忠心耿耿的孝敬、侍奉着岳父母大人,直到若干年后老两口寿终正寝。

自打接手烧饼铺以来,一家人其乐融融,日子过的如日中天。美中不足的是佟德旺和小琴的女儿芳草,自小就身体虚弱,病病歪歪。现在,芳草已长大成人,并且出落得亭亭玉立,楚楚动人。前街后巷的老老少少,都夸她长得美丽、漂亮。她与秋莲的岁数不相上下,但比起秋莲的身子骨可就纤弱的多了。

佟德发地到来,使佟德旺悲喜交集。悲的是穷人命贱,到处都受人欺负;喜的是弟兄俩多年没见,今日得以相聚。

佟德发对自己前来打扰深表愧疚:“实在是走投无路了,才来麻烦你,请兄弟帮衬一把吧!”

佟德旺说:“哥哥说哪里话,别说我俩是多年的好弟兄,就是走路的外人遇到难处也得伸手帮忙呀。想当年,如果没有人帮助我,我哪里会有今天?”说着,回过头去问坐在一旁的小琴,“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是呀,大哥。当初要不是我爹,德旺还不知落一个什么悲惨的下场呢。天下穷人是一家,况且我们还是真正的一家子。你就放心的先住到这儿,千万不要见外!”小琴真诚的说。

“有弟妹这句话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佟德发转身对秋莲说,“还不谢谢婶子!”

“谢谢婶子。”秋莲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小琴爽朗地笑着:“好了,好了。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了!”而后摸着秋莲的头, “多好的闺女!”

就这样,佟德发和秋莲就暂时在佟德旺家住了下来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佟德发就上街了,他要到码头、车站这些有力气活儿的地方找些活儿干。街上冷冷清清,行人不多;店铺倒是一个挨着一个,但买东西的顾客却是寥寥无几。他来到码头,那里有很多逃荒来到城里的灾民,都是找活儿干的。

等了一个上午,也没有等上一份儿营生。他听一个灾民说,他都等了三天了,也没等上活儿干。听了这话,佟德发心里非常焦急。

下午,他又来到车站,情况和码头那边相仿。不过,他有一个发现,给了他一丝希望。他发现车站和码头来往的旅客川流不息,拉洋车的似乎不是太多。自己要是能干上这个活儿就好了。但这个活儿是需要投入本钱的,本钱从哪里来呢?他决心求助于堂弟佟德旺。

晚上,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堂弟。

佟德旺说:“这事不难,我和洋车行的老板邢掌柜非常熟,他是我这的老主顾。我和他说一说,租他一辆车不成问题。租车费由我来出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只是你这身子骨儿……”

“兄弟放心,咱种地的成天跟庄稼活打交道,拉洋车这活儿不在话下!”佟德发决心很

大。

有佟德旺地帮忙,佟德发很快地租上了洋车,干起了拉洋车的营生。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